笔趣阁 > 死亡作业 >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问心结束
    刚才那一刻,斯卡拉无来由的心悸,当下屁股都坐不住了,从主位上下来,在大殿上来回踱步,思考着刚才那道突如其来的感觉是怎么回事。“父亲,你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见斯卡拉表情凝重,身边一个容貌英俊的男子,忍不住问道。“钧啊,刚才...为父心有所感,依稀是感觉到好像是发生了什么,应该是某处灵魂分身发现了什么事,我这才有所感应。”斯卡拉皱着眉头,缓缓地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钧略感意外地道:“那父亲,我们要不要收回分身,看看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怎么收?”斯卡拉瞥了钧一眼,无奈道:“我经历过数不清的世界,在很多地方都留过分身,甚至连我自己都记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钧面露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“罢了,不想这些事了,以往我的灵魂分身什么级别的都有,弱小的分身让人给消灭了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,我估计可能是我的某道分身被毁,所以才会有这等反应。”斯卡拉缓缓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父亲。”钧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了,启怎么样了,到地方了吗?”斯卡拉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,三弟说差不多还得需要一月的时间才能赶到古界,要想回来的话恐怕还得三月的时间。”钧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,你出去吧,让我清净清净。”斯卡拉摆了摆手,将钧支开,他现在想一个人静静,然而当斯卡拉准备转身回到主位上时,却发现主位上已经横躺着一个人,那是一个极为年轻的男子。

    若是我在这里的话,定然能够第一眼认出,这个男人赫然便是我心心念念的老爹叶寒。

    “哎哟!!”看到来者,斯卡拉又惊又喜,赶忙迎了上前,单膝跪地一脸恭敬地道:“吾皇,您怎么来了,您早说啊,早说我就亲自去迎接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可不必。”叶寒淡淡一笑,调整了一下坐姿,坐在了主位上,同时补充了一句,道:“我说了很多次了,别动不动就人皇吾皇,我都说了我不是,以后叫我叶寒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吾皇,您可别说这话,我哪敢直呼您名字啊!”斯卡拉苦笑道。

    闻言,叶寒直视了斯卡拉半天,半晌后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行,随你怎么叫吧,只要别叫我黄口小儿就行。”

    斯卡拉:“???””

    “不要在意,我开个玩笑。”叶寒笑了笑道:“话说回来,斯卡拉你的儿女皆是人杰啊,各个实力都不凡,实在是厉害,你说我未来要是有子嗣,能不能配上他们?”

    “皇,您说笑了,当然配得上...不对,我的子女哪里配得上您的后代啊,您的后代配偶起码得尊者境起步。”斯卡拉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。”叶寒道。

    斯卡拉:“???”

    “呃,吾皇,您此次亲临,是所谓何事啊?”斯卡拉一头雾水地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就是来看看你,顺便看看你这宫殿。”叶寒笑了笑,说道:“我走了,下次我拯救世界的时候再叫你,告辞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后,叶寒便是离开了大殿,独留斯卡拉一个人在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不过,叶寒虽然走了,但聪明的斯卡拉却悟到了一些事情,他仔细品读叶寒刚才说过的话,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。

    吾皇怕是有那方面的需求了!

    人皇也是人,是人就会有那方面的需求,斯卡拉并不意外,意识到这点的斯卡拉顿时激动了起来,人皇一旦有了子嗣,那基本上就等同于为鬼界添加了几个尊者境的后备军,于鬼界而言都是一大行事啊。

    “吾皇脸皮薄,没有明说,但我这做属下的却不能不懂其意..”想到这里,斯卡拉已经打定主意,要为人皇分忧,必须尽快找上十几个女圣尊才行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古战场,夏部,祭坛。

    在祭坛下方,黑压压地站着一大片的人群,每个人都望眼欲穿地看着祭坛上站在圣石面前一动不动的二人,他们已经保持那个姿势五分钟了,至今一动没动。

    “圣石的光越来越淡了,问心应该要出结果了,至今为止十尊先祖之像没有一尊发光,看样子这小子怕是通不过问心关了。”罗仑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在问心结束之前,一切皆有可能,只要有一尊先祖之像发光,那也代表他们二人通过了考验。”姚炆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容易,就这小子的实力,连我们都看不上,何况先祖?”纪尘笑了笑,说道:“要我看,到底也是个失败,不如早点将这个小子驱逐出去,也就没这么多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等着吧。”姚炆道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约莫着再度过来一两分钟之后,原本一动不动的林薇,突然从灵魂空间脱离而出,脸色一下子变苍白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薇经先一步完成问心了,而问心的结果...很糟糕,甚至说根本就没有什么问心,众多先祖在她灵魂空间就表达了一件事,那就是极力反对林薇和一个凡人在一起,最后在她的先祖舜的带领下,十名圣尊皆是直截了当的表示问心不通过。

    这对林薇而言,造成的打击是毁灭性的,她转过头,看着自己身旁那个心爱的男人,发现他早就已经热泪盈眶,看到这一幕林薇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问心不通过,自己痛苦,叶炎又何尝不痛苦呢,他才是最痛苦的那个人,流了这么多的泪水,想必在灵魂空间内已经遭到了很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薇忍不住帮我擦拭了脸上的泪水,心中对舜等先祖也有着一抹厌恶,在众多先祖皆是表示不认可的那一刻,他们在林薇心中的形象就已经毁了,林薇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干涉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问心结束了?!”

    在林薇有所动作之时,下面的人也都看到了,当下一道道惊呼声便是响起,接着许多强者脸上便是浮现了一抹笑意,因为林薇这模样很显然是失败了。

    “果然失败了!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么,圣尊怎么可能让圣女跟那个平凡的人在一起,你们看那个人居然还落泪了,真的是废物到了骨子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他好像一条狗啊,居然还哭,真没用...”

    一道道窃窃私语声,仿佛是银针一般,刺入了林薇的心,让她更加的痛苦,当下她便是忍不住抱紧了眼前那个男人,轻声道:“没关系的,没关系的,谁也无法阻止我们在一起,哪怕是和全世界为敌也一样...”

    “圣女,问心莫非已经结束了?”这时,顾已高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,叶炎他还在继续。”林薇咬牙道,只要叶炎还在坚持,那便还有希望,她相信眼前这个男人,因为他总是在一次次的创造奇迹。

    闻言,族长和几个长老都哑然失笑,罗仑失笑道:“圣女,您有所不知,这问心是两个人同时进行的,既然你结束了,那就说明叶先生...他也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叶先生该不会是无法接受失败,故意装作问心没结束吧?”这时,刘北河突然大声叫道,在他话音一落,不少人都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了罗仑的话,林薇脸色更白了,看向我的目光更是充满了心疼,她此刻能清楚地感受到我所面临的压力,也正因如此她才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“问心失败了又怎么样,失败了我也...”

    林薇刚欲说话,便是戛然而止,因为这一刻我醒了,醒过来后我朝着林薇笑了笑,随后将目光看向了四周,问道:“我问心结束了,请问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听了我的话后,全场先是寂静了一瞬,然后哄堂大笑,罗洛笑的眼泪都出来了,他指着我,无奈地道:“叶先生,很抱歉我不该笑,但我想问的是,失没失败你自己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还真不知道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这还真没说谎,问心根本就没开始,但我老爹告诉我这事成了,而我选择相信他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叶炎,你别自欺欺人了,失败了就失败了呗,别打脸充胖子了。”刘北河大笑道。

    闻言,我不禁皱了皱眉头,目光看向了脸色有几分无奈地姚炆,问道:“姚长老,这问心,到底是成了还是没成?”

    “叶先生...”姚炆顿了顿,说道:“在圣石失去光芒之前,如果有雕像泛起光芒,就说明你问心通过了,反之就是没通过,而现在圣石光芒已散,而无一个雕像亮起,我这么说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我顿时皱了皱眉,不应该啊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真是耽误时间,事已至此,叶先生你请回吧,圣女...”纪尘刚欲说些什么,便是戛然而止,因为在这一刻,十个雕像同时泛起了璀璨的光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