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猎魔法师 > 第492章巫萝妮到来
    “更何况,金丹升元婴,就代表着你再升晋一次传奇!你所得的好处或许没有第1次好,但绝对不少!而且每个人晋升传奇都有所缺陷,你再升回修一次,补全自己的有所缺失,你说重要与否?”

    龙可儿:“那岂不是说,每个传奇以上的强者都重修一次这功法,好处越是巨大!比传奇以下的人员修炼以功法,获得的好处要多得多,对否?”

    吕岩:“那是当然!但其中却有两个问题!第一,生命层次越高的人,解获得好处就越少!第二个,那就是传奇以上的生命,修炼时所需要的资源,比传奇以下的生命多得多,多得很多!”

    “就好比你,就一个传奇强回修而己,就快把我给吃穷了!要是来上一个更牛逼的回修者,他还不得把我的油水榨干了,连我的渣都吃干净了?所以我不支持回修者出现,实在太浪费资源了!嗯,除非这个人是我自己,或许是我身边的人,否则外人,我绝对不支持他浪费资源,这绝对是天打雷劈的行为!”

    龙可儿一闻此言,咬着下唇,用玉指戳着吕岩的脑子推了一下说道:

    “我去你的,就知道胡说八道!说说你的神通吧,你到底是练就了什么神通,还把自己搞得这半死不活的样子?”

    巫萝妮:“是呀,我也很想知道,你练就的是什么神通,竟然让你违背我们的协议,竟敢有了新的功法,都未曾交给我!”

    声音半起,吕岩的房门就打开了,美妇扭着腰肢半身踏入,娆有兴致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吕岩,嘴中的责问之语,让吕岩那刚想吹牛的牙较“咔嘣”的一声僵在那儿了,实在这惊吓让吕岩有些惊恐!

    这母老虎怎么突然间来我这儿了!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气氛略僵,龙可儿马上笑着撒娇的说道:“师袒母奶奶,你怎么突然间来到这里了?来的时候也不告诉人家一声,让人家好去接你嘛!”

    巫萝妮,“去去去,你这有了男人就什么都忘记了的小妮子,是最没良心的东西!你还记得有我这个师祖母奶奶?你别靠近我,我不要你了!省得哪天给你这个没良心的小妮子给气死!去去去,别靠过来!”

    龙可儿:“师祖母奶奶,人家什么时候忘记你了,人家来这之前还去看过你呢,你怎么能说人家没良心呢?”

    巫萝妮:“呵,有良心?有良心的话,就不会跑到自己男人这里,就不知道回来了!你知道守护之地有多少事情等着你处理吗?还有,你要是有良心的话,就管管你这个小坏种的男人!你看他惹了多少事,现在连都让他给带来麻烦了!”

    嗯哼?!我这都躺下了,怎么还得中枪呀?!

    龙可儿一听此言,不由瞄了吕岩一眼,转头对着巫萝妮说道:“师祖母奶奶,以小岩现在接触的人来看,似乎没有能给你找麻的人吧?你是不是搞错了对像,把这锅,盖错了人头上了?”

    巫萝妮:“不是他还有谁?我告诉你,我给你们这帮小混蛋给擦屁股,都擦出经验来了!”

    “长老会那群老畜生,单个的人是不敢来找我麻烦的!敢来,那肯定是成群的人做后盾,方敢放肆来我这里找事!”

    “我己经在所有搞屎棍那里转了一圈,并没有发现有谁触动了这群老畜生的利益!而剩下的,就是你两个这里我没来看过,你说,不是你们俩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而你们这两人中,可儿你这小妮子是刚刚晋升为传奇,只要不是把事情做得太绝了,那群老畜生为了脸面,都不会因为可儿这小妮子的事来寻我麻烦!那剩下的那个人,只有你这个小坏种了!你说,不是你这个小坏种给我找的麻烦,会是谁来惹的祸?”

    吕岩听此一言之后,疯狂的眨着眼睛!

    这他娘滴是无妄之灾呀!

    老子连你口中的那群老畜牲是什么玩意儿都不知道,你这个母老虎怎么能把这个锅,直往我头上栽捏?这还有没有人性?还有没有理性啊这是?

    吕岩:“咳咳,师祖母奶奶,你这话我就不认同了哈!你怎么能就这么肯定是我给你找的事呢?要知道我现在的这个样子,是能够出去搞事的样子吗?”

    巫萝妮:“少给我贫!你现在的伤,也是自己刚刚自残的吧?别以为我不知道,更别想着我级别高的人,就不听墙角!老娘我就站在外面立了半天了,你刚才的话,我可半句不漏的听着呢!你觉得老娘好骗不成?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记得老娘以前跟你说过什么吗?有收到功法,又立即给我送过来!可你小子呢?自己抱着修炼成了,就把我给忘了!你说我该怎么收拾你小子才行呢?”

    吕岩:“咳咳,师祖母奶奶,这是不能怪我!现在猎魔公会的人正在找我麻烦,我敢用他们的传送阵吗?而且就算我敢用,他们也不给我用呀!”

    “而这还不是最过分的,他们还打算逼我为他们当狗,当打手,还逼我签了几份限制契约!如今我用她们的东西,就必须给他们当打手才行!所以这几份功法,我只能交由可儿为你送去了!而可儿要…”

    巫萝妮:“等等,你说几份功法?”

    吕岩:“对!五行单体系五本,小五行真经一本,都教给了可儿!因为可儿对功法不甚了解,所以我打算让她修炼学会了,方才把记忆里的功法带回去给你,所以要拖点时间,那是没办法的事情!所以这事你不能怪我!”

    巫萝妮:“你交给可儿学习这些功法是应该的,这事我允许!但你为什么不把手抄本给可儿带回来给我,难道你觉得我还需要你来教吗?”

    吕岩:“所有的手抄本功法全部没有了,我烧去了!”

    巫萝妮:“什么啊?!烧…烧了?为什么烧了?你可知道这些手抄本的重要性?你…你这个败家的玩意儿…我…”

    吕岩:“别,别动手!你听我解释,咳咳…”

    巫萝妮:“好!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解释!如果你的解释不能令我满意的话,你今天就躺着,明天也继续给我躺着!老娘不抽让你三个月下不了床,老娘他妈滴跟你姓了!”

    吕岩:“别生气,别生气,听我说哈!这事说起来呀,还真不能怪我!那法师联盟有一个姓陈的长老,他儿子见我实力强大,就窥上了我的所有法术,也包括功法!”

    “也因为这个,他己经对我动手过两次,而且第一次更是封魔阵加千人围杀!如果不是我早有准备,别说功法,连我这个人都给他下汤了,吃的连渣都不剩的那一种!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也听说他有一能力,能有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,盗取别人空间中的东西,连法师豪宅里面的东西都不例外!”

    “因此,为了功法安全,不外传,我就把所有手抄本的功法全部烧掉了,省得出什么意外!所以我说这事不能怪我,我也是为了功法的安全性才这样做的,不然出事了,肯定是天大的祸!”

    巫萝妮:“此事可真?”

    龙可儿:“师祖母奶奶,这事是真的!这陈世美就在前几天还动手来着那,我人也在那看着!而且还带着稽查队的人员来的,如果不是小岩早有准备,那小岩只能落到他手里面!要杀要剐,就全看他的脸色了!”

    巫萝妮:“好!好得很哪!他法师联盟陈家,竟敢窥视我们精灵族禁断外传之真法,真当我精灵族无人乎?”

    “此事由我看来,遣那群老畜生来找我麻烦的,也应该是这陈家之人了吧?好,好的很!此事我记下了!待我先把那群老畜生给收拾了之后,再向这陈家之人讨个说法!如果他不能给我一个交代,那就别怪老娘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可儿,你先去把那些功法给我默写出来,再让这小坏坯子看看,是否有所错漏!他那狗.爬的字,我不想看到,所以别让他动笔,有所要改,他说你写便好!去吧…等等,我都给气糊涂了!”

    “小子,神通呢?赶紧给我都交出来!你可别想藏私来着,刚才在外面可都听见了!所以你就从你那自残神通说起,快,说!”

    吕岩:“咳咳,那个,师祖母奶奶,你看我这样子都快死了,能不能让我休息几天后再说行不?”

    巫萝妮:“死?死不了!你现在就算想自杀,我也不会让如愿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不过是身残气缺,寿元半损而己,算不上什么大问题!来,把这个给喝了,然后给我认真的讲解!如若有所隐瞒,你好了多少,老娘就把你揍得多残!赶紧的,喝了再说!”

    听着这威胁性的话语,吕岩瞄了瞄那绿油油的药剂瓶,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:

    “师神母奶奶,你想给我喝的是什么牌子的毒药呀,怎么看起来,绿的有点让人发慌捏?”

    巫萝妮:“我让你发慌!我让你毒药…”

    吕岩话音刚落,巫萝妮就给他来了一个一锤封眼!

    就在巫萝妮再次举起拳头之时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