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末世第七城 > 844 东子的手段
    “什么?”东子一愣,连手上夹着的香烟都快烧到指尖了也没注意,忙问道:“大哥,你自己去?没必要吧,这活儿也不大,我觉得老狮和麻子完全可以,你要不放心就我去呗!”

    “行,那就你去吧!”谁知道曹征一点没坚持,十分听劝的采纳了东子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啥……”这些轮到东子懵圈了,他就随口一说,没想到曹征竟然当真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,大哥,这一批不是轮到我去放松了吗?咋地,你让我放松放到小镇上跟人干仗去了啊?”

    一想到按批次轮换,这一回应该轮到东子出去放松了,结果被大哥坑了一把,心里委屈难受各种负面情绪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谁知道曹征张嘴就说道:“这把活你要是干得好,直接带老狮和麻子进七城,我都不要你回山上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东子有些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对于南峰山上的他们来说,七城里简直就是天堂。虽然说他们在无人管辖区里无拘无束,但是环境恶劣天气炎热这些都是避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在很早的时候,东子就想去七城里溜溜,但是被曹征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曾锐的能力有限,不可能把南峰山上这么上百名青壮年都弄进七城,既然弟兄们都没有享受过,曹征和东子自然也应该以身作则,起好表率。

    从南峰山下全力前往七城,其实都用不了一天 时间,可偏偏作为邻居的他们,从来就没有进去瞧过一眼。

    说不想去,那绝对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曹征点了点根烟,缓缓解释道:“占山为王永远都只能是土匪山贼,现在末世期间百废待兴,我们的机会同样不少,固步自封不可取。更何况,曾锐是我大哥,他现在估摸着挺难的了,也需要人帮帮忙。我琢磨了一下,咱南峰山上最适合打前哨的就是东子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南峰山上几百口子人,你为啥觉得最合适的是我啊?”一直叫嚷着想要去七城看看的东子,机会真来了,又开始犹豫不决了。

    曹征压着嗓子,用仅供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:“南峰山上,在我眼中还有人比你更靠得住吗?”

    “艹!征哥连这句话都撂下了,我就啥也不说了!”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东子也只能一口应下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两台越野车从南峰山上出发,而曹征当晚就睡在山腰关卡,等着他们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两台由三队五队成员轮流驾驶的越野车到达了C区。

    曾经仅有一条街道,人烟稀少的城外小镇,因为大量七城建设人员的涌入,已经具备了小镇雏形。

    例如快餐店,小旅店,以及提供多种服务的门帘子都已经发展的到处都是了。

    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在小镇上留有据点的南峰山一伙人,顺利入住了一家挂着聚贤旅馆招牌的小招待所。

    马不停蹄地的东子一刻也没有休息,刚到招待所就通过据地人员提供的消息,琢磨出了一个解决如何既能够干掉武尘所在工地高层,又可以尽量不惊动驻军的法子。

    正午十二点,在小镇一家小饭馆内,东子独自一人见着了武尘工地上的一名小头目。

    “来,民哥吃点肉,我们这小破镇子可比不上你们七城,条件简陋,您多担待昂!”东子用桌上的公筷夹着面前热腾腾火锅里为数不多的羊肉,放入了对面人的碗里。

    东子目前的身份是一名信息贩子也偶尔兼职“蛇头”,今天将这名被称作民哥的小头目约出来的理由是,想塞一批人到工地上去干活儿。

    虽然说,七城官方有过明文规定,由于疫情还未解除,所以所有在无人管辖区参与道路建设的工人,都必须为七城居民,禁止使用无人管辖区的流民。

    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当七城和无人管辖区劳动力价格相差上十倍的情况下,官方的规定也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在万恶的资本家面前,只要利润够大,就值得铤而走险!

    “滋溜!”民哥也没客气,夹起碗里的羊肉就送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民哥大名叫余民,三十岁出头,短发平头,一双小眼睛贼溜溜的四处乱窜。

    作为武尘的远方亲戚之一,余民在武尘终于在月明星稀掌握了一点话语权后,得以加入这个城南含金量最高的组织。

    当他满怀着激情,期待自己跟着大部队前往无人管辖区后,能够放开拳脚一展抱负,大有一番作为时,现实却给了他一个无情的大耳帖子。

    原以为作为武尘的亲戚,那再怎么说也是个心腹,到时候至少混个主管啥的。

    结果到了无人管辖区余民才发现,自己这个看着风光无限的亲戚不过是明面上的傀儡罢了,所有的具体事务都有专人管辖,连武尘都插不进去手,又怎么还会有他站的地儿呢?

    长吁短叹了一个多月,无数次动过要离开独自回七城的心思,可真当收拾东西看到自己媳妇妻儿照片时,他又停下了动作。

    原本在家的时候他就不太受媳妇娘家待见,逢年过节一起吃饭啥的他也没少受人白眼。

    在这一次行动出发前,他就曾给媳妇许下过豪言壮语,要么衣锦荣归要么曝尸荒野。当初把这话当做临行前吹的牛逼,只为了享受妻子全身心投入的服务缠绵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却成为了砸在自己脚上的大石头,余民也是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真要是自己就这么夹着尾巴灰溜溜的回去了,那恐怕在妻子娘家人面前,他这一世都抬不起头了吧。

    要么怎么说,有梦想谁都了不起呢。

    在确定武尘已经靠不住,又急于捞金的余民看到其它工地上有一种能够快速敛财的法子,立马也动了心思。。

    那就是刚刚提到过的,用无人管辖区的廉价劳动力参与到道路建设中来,通过抽取中间利润获得暴利。

    还别说,在余民将想法付诸于实践后,还真让他做到了瞬间富裕。

    荷包渐渐鼓起来以后,他愈发的觉得这是个无本万利的好买卖。毕竟他虽然啥也不是,但就靠着武尘亲戚这一条,也能跟大家维持好人际关系。

    同时,谋取的利益他也没自己独吞,而是逐层往上送了,基本上可以说是做到了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作为他的关系来源,武尘拿到的那一份自然是最多的。

    要是依原来那个刚正不阿,铁面无私的武尘尿性,那余民的钱他是绝对不会收的。

    可随着加入月明星稀的时间一长,也让他对这些所谓的“关系”从抵触到了接受。

    虽然他武尘并不缺余民送上来的这份钱,但出于对上对下的交待他还是收了下来,你吃饱了不缺这一份,可你底下的人他们还饿着呢。

    就靠着这份关系,余民也开始频频接触无人管辖区的“蛇头”,通过他们一再扩充施工人数,牟取暴利。

    所以今天东子与他见面,对于一个礼拜下来不知道要约见多少“蛇头”的余民来说,实在是太正常了,完全没有引起他的警觉。